🎉 抢跑618,快人一步解锁六月AI精选股年中特惠

“鞋王”奥康董事长被罚:控制个体户鞋店,占用资金与货款

发布时间 2024-5-29 16:03
更新时间 2024-5-29 17:12
© Reuters.  “鞋王”奥康董事长被罚:控制个体户鞋店,占用资金与货款
601668
-

监管层对于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奥康”,603001)信披违法违规的行政处罚正式落地,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王振滔、董事兼总裁王进权、董秘翁衡均被处以警告和罚款。

公告的文件显示:2021年-2022年,在王振滔组织、安排下,ST奥康累计2.6亿元资金被占用。2021年-2023年4月,王振滔利用上市公司的影响力与关联方构成关联交易近9.7亿元。这两起事件,奥康都没有按规定及时披露。根据浙江证监局的决定,上市公司及王振滔各被罚款300万,没有尽到勤勉尽责的时任总经理王进权、董秘翁衡各罚款80万,所有当事人均被警告处分。

作为从温州永嘉走出来的鞋企,奥康至今已经有近36年的历史,是中国知名的皮鞋品牌运营商和零售商,旗下除奥康、康龙品牌外,还有斯凯奇、彪马的部分代理权,于2012年在A股主板挂牌上市。

2022年,ST奥康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2023年营收同比出现增长,但净利和扣非净利继续亏损。今年一季报,ST奥康营收、净利同比全部下滑,尤其扣非净利下滑69.59%。

资金占用始末

根据浙江证监局认定的违法事实,2021年-2022年,在王振滔的组织、安排下,ST奥康通过第三方将公司资金转给由王振滔控制的温州市瓯海南白象如飞鞋服店、永嘉县奥光鞋店,其中,2021年累计发生额166,999,815.93元,期未余额41,539,628.07元,占公司当期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82%、1.20%;2022年累计发生额95,000,000.00元,期末余额26,030,050.00元,占公司当期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3%、0.88%。上述行为构成实控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截至2024年3月28日,占用资金及利息已归还。

2021年至2023年4月,王振滔利用上市公司影响力,与经销商协商,经销商将货款汇入温州市瓯海南白象如飞鞋服店、永嘉县奥光鞋店的银行账户,导致经销商回款至上市公司的时间滞后。其中,2021年累计发生额500,915,926.22元,占公司当期净资产的14.45%;2022年累计发生额364,314,595.60元,占公司当期净资产的12.37%;2023年上半年累计发生额102,597,655.23元,占公司当期净资产的3.46%。截至2023年4月14日,前述关联交易已停止开展。前述行为属于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发生的转移资源或义务的事项,构成关联交易。截至2023年4月14日,关联交易已停止开展。

根据ST奥康之前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司有着非常明确的《资金管理制度》,从银行付款业务流程发起、到审批、支付,均有着的严格的规定,且每月要进行两次盘账,公章和U盾分属不同部门管理防止资金挪用、财务侵占。但王振滔直接安排公司业务及出纳人员进行审批并实施占用,王进权负责公司经营管理,翁衡负责财务和信披工作,未能按照公司制度对资金进行有效管理及监督。

2023年6月10日,浙江证监局就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对王振滔、王进权、王晨、翁衡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王进权是上市公司总裁,王晨是副总裁。在另一层关系上,王进权是王振滔的弟弟,王晨是王振滔的儿子,翁衡从奥康下属区域公司财务经理一路做到上市公司高管。

时代周报调查显示,处罚文件中提到的温州市瓯海南白象如飞鞋服店、永嘉县奥光鞋店登记性质均为个体工商户,经营人分别为曾某、缪某,与上市公司ST奥康没有股权关系。其中温州市瓯海南白象如飞鞋服店成立于2018年,于2023年6月25日注销;永嘉县奥光鞋店成立于2021年,2023年11月30日注销。

创始人很缺钱?

王振滔是奥康的创始人,1988年用借来的3万元创办了奥康的前身永嘉奥林鞋厂,成为白手起家从温州创业潮中走出的企业家代表,也被誉为“温州鞋王”。

王振滔手上有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通过奥康投资控股控制的ST奥康,一家是通过奥康集团为一致行动人控制的康华生物(300841)。

根据ST奥康去年6月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披露,9500万资金的占用是因为奥康集团资金周转需要,前后往来有40笔。

另一方面,王振涛及奥康集团在康华生物2020年上市后,就因资金需求反复质押康华生物的股份、并转让了部分股票。

2023年8月,王振滔、奥康集团将持有的康华生物1000万股(占剔除公司回购专用账户股份后总股本的7.4767%)作价5.485亿转让给济南康悦齐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由此成为康华生物第三大股东。

今年5月9日康华生物公告披露,王振滔及奥康集团质押的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合计达到79.9%。奥康集团质押的原因是资金需要。

在ST奥康这边,2023年报披露,王进权的个人所持股份也悉数质押,王振滔质押的股份占到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79.26%,奥康投资5300余万股份质押,1350万股份被司法冻结。

那么奥康集团占用ST奥康的资金是何用处呢?是否和股权质押的“资金需求”有关?ST奥康没有对时代周报作出回应。

直营门店大量关闭

奥康自上世以来一直业绩稳定,直到2022年报首次亏损,营收较2021年下跌6.91%至27.54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3.7亿元,亏损金额超过2018年至2021年的净利润总和2.21亿元。ST奥康将业绩下滑归因于疫情、品牌战略升级造成的销售费用大增,以及投资亏损等。

时尚产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一季度鞋服行业大范围的表现还是不太景气,消费端还没有恢复过来,奥康主打皮鞋,目前受到运动鞋的冲击不小,又是直营+经销的重资产模式,压力比较大。

年报披露,奥康的销售模式采用的是“直营+经销”为主,同时以团购、出口和线上销售为辅的销售模式。

直营模式包含自营、合营及商场店铺,即直接面对消费者进行销售。门店管理、服务、供货、存货管理、收入确认、资金结算上的权利义务都归奥康承担和负责。

2023年奥康旗下奥康、康龙、斯凯奇、彪马四品牌门店共闭店332家,新开299家,其中奥康的直营店关闭154家,新开104家。2024年一季度,四品牌共关店229家,新开159家,其中奥康直营店关闭154家,新开14家。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2023年,ST奥康已经连续5个会计年度扣非净利润为亏损。2024年一季度,奥康营收7.59亿,净利润2260万,扣非净利润为675.8万元。

最新评论

风险批露: 交易股票、外汇、商品、期货、债券、基金等金融工具或加密货币属高风险行为,这些风险包括损失您的部分或全部投资金额,所以交易并非适合所有投资者。加密货币价格极易波动,可能受金融、监管或政治事件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保证金交易会放大金融风险。
在决定交易任何金融工具或加密货币前,您应当充分了解与金融市场交易相关的风险和成本,并谨慎考虑您的投资目标、经验水平以及风险偏好,必要时应当寻求专业意见。
Fusion Media提醒您,本网站所含数据未必实时、准确。本网站的数据和价格未必由市场或交易所提供,而可能由做市商提供,所以价格可能并不准确且可能与实际市场价格行情存在差异。即该价格仅为指示性价格,反映行情走势,不宜为交易目的使用。对于您因交易行为或依赖本网站所含信息所导致的任何损失,Fusion Media及本网站所含数据的提供商不承担责任。
未经Fusion Media及/或数据提供商书面许可,禁止使用、存储、复制、展现、修改、传播或分发本网站所含数据。提供本网站所含数据的供应商及交易所保留其所有知识产权。
本网站的广告客户可能会根据您与广告或广告主的互动情况,向Fusion Media支付费用。
本协议的英文版本系主要版本。如英文版本与中文版本存在差异,以英文版本为准。
© 2007-2024 - Fusion Media Limited | 粤ICP备17131071号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