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顶尖AI智能选股,InvestingPro现在购买立减50%手慢无

国产羽绒服卖到7000元,中产都不够用了?

发布时间 2023-11-22 07:10
更新时间 2023-11-22 08:38
国产羽绒服卖到7000元,中产都不够用了?
ADSGN
-
JWN
-
NKE
-
SKX
-
FL
-
MONC
-
GOOS
-

图片来源:Unsplash

“千元预算内已经挑不到一件心仪的羽绒服。”

11月,王京所生活的五线南方小城早已进入凛凛寒冬,想要购置一件新羽绒服的她,却迟迟没能下手。“好看的价格贵,便宜的不好看。我以前看不上的波司登这类品牌,现在有些高攀不起,好几款羽绒服都要2000块钱。”她说。

不久前,网易严选推出的一款定价在999元-1399元的羽绒服卖断货,但该产品因为定价高而受到争议,“国产羽绒服涨价”“你能接受千元以上的国产羽绒服吗”等话题在社交媒体迅速引爆。

针对质疑,网易严选回应称:售价1000多元的羽绒服成本价就在900余元,要薅12只大鹅才能做一件羽绒服。

和王京一样,上海的冯雅虽身为中产但也没能实现羽绒服自由,“现在的国产羽绒服不便宜。去年想给老公去波司登买一件,看中的款式要3000多(元),店里随随便便都是1000多(元)。”

自波司登高调官宣高端化后,其2019年推出的登峰系列最高售价达11800元,直逼国际大牌加拿大鹅,其他产品均价也连年提升。不止波司登,主打下沉市场的国产羽绒服品牌们似乎都有向高端化进阶的势头。

雅鹿、雪中飞、鸭鸭,这些原本在中国小县城随处可见的羽绒服品牌,推出的部分新款,售价已经直追王京5000元的月工资。

对于集体涌向中高端市场的国产羽绒服,制造成本的攀升远不能解释一切。

国产羽绒服卖到7000元

国产羽绒服现在究竟有多贵?

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数据,2014年-2020年,我国羽绒服平均单价已经由452元涨到656元;大型防寒服的成交价突破1000元,其中2000元以上的占比已经接近70%。

在推出万元登峰系列后,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高峰在2021年底透露,集团整体的平均价格已升至1600元,未来三年均价将增至2000元,主要销售价位在1500元-1800元之间。

现在的波司登官方旗舰店中,今年推出的一款户外鹅绒服定价为6800元。多款与Burberry设计师合作的风衣羽绒服和滑雪服产品定价均在5000元以上。

就连公司旗下主打中低端市场的雪中飞品牌,也有涨价之势。在电商平台上,一款今年推出时尚毛领的鸭绒羽绒服,标价超过了3000元。

贵的不只是波司登。近两年靠直播翻红的老国货鸭鸭,主力产品销售价格带在399元-799元之间。但该品牌在今年也推出了冰壳联名系列,该系列一款产品在“联手Burberry现任男装设计总监”“全球珍稀冰岛雁鸭绒”“全球限量珍藏”等众多标签的加持下,标价高达5999元。

同样曾受益于电商红利的本土羽绒服品牌高梵,亦瞄准中高端市场进击。目前,该品牌一款在售的黑金鹅绒羽绒马甲标价达5999元,店内还有多款羽绒服商品标价均超过5000元,即使叠加了优惠券,这些产品的销售价格也都超过了3000元。

高梵董事长兼创始人吴昆明,曾将高梵与国际品牌盟可睐对比,“全球真正专注鹅绒服的专业品牌只有盟可睐和高梵,而在中国,就只有高梵。”据媒体报道,2011年从线下市场转型电商时,高梵产品定价仅在299元-799元之间。

对比老国货们在高端之路上的谨慎试探,新锐品牌的产品定价则更为大胆。猿辅导旗下羽绒服品牌SKYPEOPLE,在2022年创立以来就定位于羽绒科技公司,产品的主力价位在2800元-5000元。目前,SKYPEOPLE售价最高的是一款羽绒风衣,卖到7200元。

复制盟可睐

原本为应对户外探险极寒天气而诞生的羽绒服,如今大有卖成奢侈品的趋势。

二十年前,欧美专业户外运动品牌迎来阶段性衰落,服装设计师芮默趁机收购了法国羽绒服品牌盟可睐,誓把羽绒服卖到没有冬天的城市。

芮默领导后的盟可睐,开始颠覆传统的专业户外调性。品牌门店与LV和Gucci毗邻,频繁联名奢侈品大牌设计师,针对高端人士推出商务款,还收回了全球工厂的生产授权、开发更科技感的面料,以提升产品竞争力。

很快,这一羽绒服届的异类吸引了人们的眼球,盟可睐以黑马姿态成功杀入时尚圈。到了2013年左右,这一高奢品牌成为时尚圈新宠,贝克汉姆、麦当娜、美国名媛Olivia都是它的忠实粉丝,王菲、陈奕迅也对其青睐有加。

图片来源:Unsplash

高奢羽绒服的消费浪潮很快传至中国。

2013年,顺利登陆资本市场的盟可睐,当年公司业绩增长势头超过了许多老牌奢侈品公司。中国所在的亚洲市场功不可没,在该市场,盟可睐当年营收同比增幅达34%,超过公司25%的整体营收增速。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连续三年在互联网大会身穿盟可睐,让这个卖到万元的羽绒服品牌在中国真正出了圈。据时尚媒体《华丽志》报道,2017年,盟可睐零售总额的1/3由中国顾客所贡献,在中国市场,千禧一代的客户占比超过40%。

与此同时,在好莱坞大片中频频刷脸的另一高奢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也开始对中国市场发起猛攻。2018年,加拿大鹅在中国的第一家门店在北京三里屯落地。据《北京日报》报道,开业当日门店外排起了百人长队,许多款式卖缺货。

作为一名时尚编辑,林菲对这股羽绒潮流有着更敏锐的触感。她回忆,那几年一到冬天,上海的高端写字楼、繁华的商业地带挤满了身穿大鹅、盟可睐的潮人,“和LV、爱马仕一样,羽绒服成为你的时尚标签和社交货币。2000元的假大鹅,也有人争抢着买单。”

这在当时颠覆了国内羽绒服行业对市场的认知。彼时,中国本土的许多羽绒服品牌经营者,还在为是否使用更高价的鹅绒填充物而踌躇不决。但事实上,年轻的消费者们在购买羽绒服这件事上,已经愿意花约两台iPhone手机的钱。

羽绒服市场随着行业的成熟和消费者认知的提升不断壮大。中国服装协会披露,2021年中国羽绒服市场规模达1562亿元,2016年-2021年,该市场年均增速高于整体服装市场,达12.7%。

多年来困于低价与季节性销售短板的国产羽绒服,终于等到了讲新故事的机会。它们盯上了国际高奢品牌与国产羽绒服之间3000元-10000元的市场空白。

鞋服分析师马岗认为,“本土品牌只有在高端化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才能真正实现国货崛起。”

以波司登为首的国产羽绒服品牌们,开始出现在国际时装周的舞台,也开始与奢侈品大牌的设计师频繁合作,签约国内外顶流明星,提升对科技感与功能性面料的研发,走在了当年盟可睐转型一样的路上。

困在低价赛道里

追求高端化的国产羽绒服,还没能彻底脱离低价赛道这个基本盘。今年“双11”,主力价格在千元以下的国产羽绒服品牌表现亮眼。

今年羽绒服进入销售旺季以来,白牌羽绒服开始在直播间里“论斤卖”。另外,一名运动品牌经销商还坦言,“今年冬季生意难做,现在羽绒服销售虽火,但价格却有所下调,以前新品上市不打折,现在新款95折就卖了。”

据天猫“双11”榜单,波司登旗下雪中飞旗舰店GMV排在服装总榜第9;另据唯品会数据显示,雪中飞销量同比增长206%。鸭鸭天猫旗舰店GMV则位于服饰总榜第6。

看似一片繁荣的大众羽绒服市场,增长隐忧却早已显现,国产羽绒服“被迫”寻找新市场。

时宜(化名)是某国产羽绒服品牌相关业务负责人,她直言,“大众市场利润低,只能靠薄利多销提高经营,在电商平台,消费者对性价比要求更高。这个赛道里,不仅有我们这种专门做羽绒服的,还有美特斯邦威、李宁等国产四季服装品牌,Zara、优衣库、耐克等潮流运动外资品牌,冬天羽绒服都是它们的主推产品。”

户外运动潮起,三合一冲锋衣代替传统羽绒服成为趋势,这对羽绒服赛道的冲击也不容小觑。据主打性价比的本土户外品牌骆驼旗舰店页面显示,店铺销量第一的冲锋衣产品链接已售出超30万件。

虽然不少羽绒服品牌也在今年推出了冲锋衣款式,但有代工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透露,由于二者生产线差异较大,在百元价格带内,冲锋衣产品利润率远高于羽绒服,但与专业户外品牌相比,羽绒服品牌无论是在供应链资源,亦或是在专业度上,仍欠缺竞争优势。

时宜亦补充道,“羽绒服产品的特性决定了它的购买频次远低于T恤等常规服装品类。对于品牌羽绒服来说,拉新在经营增长中承担着重要角色。我们需要更多消费层级的客户群体,来支撑品牌的增长。如果我在平价赛道里要增长,难度更大。”

低价市场卷不动,影响消费者羽绒服购买决策的因素却越来越多。这对本土羽绒服品牌的设计、面料创新、填充物品质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们开始重新审视赛道机会。

艾媒咨询一项关于2023年中国网民对羽绒服消费行为的调查显示,中国消费者对羽绒服的需求从传统的保暖,变得更多元、更时尚。并且,超过50%的消费者会通过内容分享平台了解羽绒服的资讯和评价。

有大学生就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他们购买羽绒服时,会倾向于鹅绒填充物,不仅要求绒子含量要够高,还要充绒量够多和面料够好才能下手。“他们懂得越来越多。”时宜感慨。

只有向上才有更多增长空间。时宜直言,一些有声量、有供应链、有规模的品牌这几年都开始做更多的尝试,她所服务的品牌也在今年开始推出更高单价的新产品,“我们肯定不想只在这一个赛道里”。

谁为高价国产羽绒服买单?

高端的国货,消费者买单了吗?

自2018年提出高端化,波司登转型已近五年。财报显示,在2018/19财年-2022/23财年,公司整体营收从103.87亿元增至167.74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3.6%。其中,羽绒服业务的营收从76.58亿元增至135.75亿元。

尽管争议尚存,消费者们也开始为高价国货买单。

北京的林平发现,自己和身边的朋友对国产品牌的认知已然发生改变。不久前,她就在波司登以85折购买了一款风衣羽绒服,花费超5000元,“设计很好,也符合我冬天出席商务场合的需求”。

刚刚过去的“双11”大促,波司登天猫旗舰店的GMV仅次于优衣库,拿下服装大类亚军。而在女装类目中,波司登则打败了优衣库登顶榜首。在品牌官方旗舰店中,一款零售价格为2899元的极寒鹅绒服,销售超过了1万件。

时宜也告诉时代财经,消费者对国货的认可,还体现在爆款产品的价格上。2022年其所在品牌推出某女星同款鹅绒服GMV上亿元。与以往低价出爆款不同,这件羽绒服销售单价超出了品牌销售平均客单价的上限。

不过,国产品牌想要在中高端市场站稳仍并非易事,向高端化发起进攻的国货羽绒服,机会与风险并存。

品牌走向中高端,随之而来的不仅是新产品开发成本上涨,还有更严格的供应链把控,与大量的品牌营销投入。波司登羽绒服业务就在最新财年迎来增速下滑。在2018/19财年-2022/23财年,波司登羽绒服业务营收同比增速从35.51%下滑至2.7%。

在时尚行业资深从业者、赫基集团MKD Piver看来,当年从泥土里成长起来的波司登,2000元的产品均价已经接近天花板。如果要想往更高的价格带上探,还需要用更高端的品牌故事,更有竞争力的产品线,或者是全新的品牌来打市场。

与此同时,她还指出另一类客单价更低的羽绒服品牌,尚处于转型初期的试探阶段。“它们推出5000元的产品,通常被称为‘炮灰款’,这类产品的职责是拓宽品牌覆盖的价格带,提升消费者对品牌的想象力,以支撑主力产品整体价格的小幅度上移。”

Piver强调,虽然羽绒服代工历史悠久,我国的羽绒服生产工艺、技术也处于世界前列,但要想让更多的消费者为5000元以上的国货买单,品牌不仅要向其展示核心功能价值,还需要持续向市场投放体量足够的非直接ROI转化类营销,以支撑核心品牌力和故事建设。

“不过,这种类型的投放,不仅要求管理者有更开放和包容的思维,通常也要1-2年后才能评估效果。这对于当下的国产品牌来说,挑战不小。”她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王京、冯雅、林菲、林平均为化名)

最新评论

风险批露: 交易股票、外汇、商品、期货、债券、基金等金融工具或加密货币属高风险行为,这些风险包括损失您的部分或全部投资金额,所以交易并非适合所有投资者。加密货币价格极易波动,可能受金融、监管或政治事件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保证金交易会放大金融风险。
在决定交易任何金融工具或加密货币前,您应当充分了解与金融市场交易相关的风险和成本,并谨慎考虑您的投资目标、经验水平以及风险偏好,必要时应当寻求专业意见。
Fusion Media提醒您,本网站所含数据未必实时、准确。本网站的数据和价格未必由市场或交易所提供,而可能由做市商提供,所以价格可能并不准确且可能与实际市场价格行情存在差异。即该价格仅为指示性价格,反映行情走势,不宜为交易目的使用。对于您因交易行为或依赖本网站所含信息所导致的任何损失,Fusion Media及本网站所含数据的提供商不承担责任。
未经Fusion Media及/或数据提供商书面许可,禁止使用、存储、复制、展现、修改、传播或分发本网站所含数据。提供本网站所含数据的供应商及交易所保留其所有知识产权。
本网站的广告客户可能会根据您与广告或广告主的互动情况,向Fusion Media支付费用。
本协议的英文版本系主要版本。如英文版本与中文版本存在差异,以英文版本为准。
© 2007-2024 - Fusion Media Limited | 粤ICP备17131071号 | 保留所有权利。